广州市
我的位置: 首页> 法律常识> 问题库> 生活百态> 00后孕妇失恋“请客”吸毒获刑,导致胎儿引产

00后孕妇失恋“请客”吸毒获刑,导致胎儿引产

来源: 名律优选小编 2024-02-20 13:49:10 9857人看过

和男友分手后,郁郁寡欢的赵小帆住进了易盛网约房,之后的9天她足不出户,呼朋唤友地在网约房“请客”吸毒。

而网约房老板竟毫不在意,只问赵小帆是否需要续住,每日催付房费。

网约房吞噬了她的20岁

赵小帆出生于2001年。在踏入20岁的这一年里,她似乎并不幸运,工作没有着落,感情也不顺利。为此,她常常郁郁寡欢。

2021年6月底,赵小帆在一次聚会中看见有人吸食电子烟。朋友神秘兮兮地告诉她,这可不是普通电子烟,而是加了合成大麻素的“上头电子烟”,吸了以后一身轻松,好像真的能飞起来一样。而副作用则是头晕、昏睡,醒了还想吸。

这个描述瞬间激起了赵小帆的兴趣,即便知道“上头电子烟”有成瘾性,她还是接过了朋友的烟杆抽了起来。不出意料,一次放纵过后,赵小帆便深陷其中,她迷上了这种“超脱现实”的感觉。

2021年7月1日起,我国对合成大麻素类物质进行整类列管,将贩卖、吸食含有合成大麻素的“上头电子烟”的行为与涉毒画上等号。遗憾的是,看到这个消息的赵小帆并没能及时清醒。或者说,她并不想清醒。

2021年7月7日,刚与男友分手的赵小帆又想要“飞”一把,便在住进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临平区某小区的易盛网约房后,立马给朋友们发了地址和房号,邀请大家来一起“上头”,意思就是聚在一起吸食“上头电子烟”。

闺蜜孟丽娟进入房间时,看着烟油差不多快用完了,两人凑了500多元,购买了两瓶“上头电子烟油”,小心翼翼地倒入普通电子烟杆中吸食起来。

不多时,另外两名男子也到达房间,4人便用电子烟杆轮流吸食“上头电子烟”。当晚,两名男子吸食后离开,孟丽娟则直接留宿在了赵小帆的房间中。

吸食“上头电子烟”后很是嗜睡,两人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已是隔天下午。望着窗外的落日,听着一旁的孟丽娟絮絮叨叨说着与男友吵架的琐碎,赵小帆只觉得昏沉又空虚,便又顺手拿起烟杆抽了起来。

一个烟杆,两人你抽一口,我抽一口,好似要用这上瘾的玩意把生活的不如意都忘却。

这样足不出户的生活持续了9天。其间,除了孟丽娟之外,还有3名男子多次进出赵小帆的房间。他们带着自己的烟杆,把赵小帆购买的“上头电子烟油”倒入烟弹里,吸食后再回到不远处自己租住的网约房里。烟油都是赵小帆联系购买的,孟丽娟则帮忙分担部分房费。

赵小帆并不介意别人蹭自己的烟油。在他们这群人看来,聚在一起抽烟的小圈子就这么几个人,不是你买单就是我花钱,来来回回都是一回事。在赵小帆眼里,请抽几滴烟油是朋友间关系好的象征,即使缺钱,她也愿意当这个“请客”的人。

对于赵小帆房间里的异常,易盛网约房老板张志华并不在意。他并没有严格办理入住登记手续,只是对着赵小帆的身份证拍了张照片,就算是登记过了。

张志华平时对赵小帆的住宿、留宿情况也一概不过问,只问赵小帆是否需要续住,每日催付房费,“房费交了就行”。

网约房老板张志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让赵小帆等人十分安心地躲在房间里吸食“上头电子烟”。甚至在买烟油的时候,赵小帆让人直接将货送到网约房楼下。

有时赵小帆吸食上头,恍恍惚惚地,人都站不起来,就让同住在网约房的“邻居”帮忙把烟油拿到她房里,再一起吸食。这两个“邻居”也没有什么正经职业,就住在附近的电竞网约房里,没事也会过来“上头”一会儿,缓过神来就回房间继续打游戏。

翻出藏污纳垢的网约房

对于这些事,网约房老板不管,就没人知道了吗?把网约房当“安全屋”的赵小帆,显然打错了算盘。

2021年9月6日,临平公安机关在办案中发现赵小帆与一起毒品案件有关,对其立案侦查。经查,犯罪嫌疑人赵小帆分别于2021年7月7日、9日和15日晚上,在租住的网约房内,容留多人吸食含有合成大麻素的“上头电子烟”。

对网约房这一特定场所,检察机关已在这年的11月就开始关注。杭州市临平区检察院在办案中发现,有多起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都发生在网约房内,且这些网约房都没有履行登记、询问、报告义务,客观上为犯罪嫌疑人提供了可乘之机。

再往下查,办案检察官发现,这些持有经营执照、正常营业的网约房,在公安机关的住宿登记系统中却查不到任何记录。缺少了行业纳管手续,经营主体信息就没有被登记进系统,后续的经营也不会被记录,像“隐形”了一样,游离在监管之外。

为此,临平区检察院专门搭建了网约房业态治理检察监督模型,查找辖区内存在异常情形的网约房。

通过数据碰撞,辖区内1000余家网约房浮出水面,其中100余家未纳管的“隐形网约房”现出原形。而易盛网约房聚集住宿的异常情况,也在数字监督模型异常名单中一览无余。

2022年7月7日,赵小帆涉嫌容留他人吸毒案移送临平区检察院审查起诉。赵小帆到案后如实供述罪行,自侦查阶段起自愿认罪认罚。

在临平区检察院办案区讯问室里,供述自己的罪行后,赵小帆对之前在网约房发生的涉毒行为十分后悔。她告诉办案检察官,吸食“上头电子烟”已经让她的健康状况堪忧——吸食后不想吃喝、难以入睡,甚至出现了恶心、心悸、发抖等生理反应,精神也十分恍惚,这使原本就有抑郁症的她雪上加霜。

而“上头电子烟”给她带来的伤害或许还不止这些。取保候审期间,已怀孕20周余的赵小帆,因腹中胎儿发育异常,不得已进行了引产手术。同时,随着身体免疫力下降,赵小帆出现了感染肺炎病毒等各种状况。

2023年3月14日,临平区检察院以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依法对赵小帆提起公诉。同年4月6日,临平区法院经公开审理,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赵小帆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

据了解,向赵小帆贩卖“上头电子烟油”的人员在异地另案处理,已受到法律制裁。在网约房内吸食“上头电子烟”的几人也均已受到行政处罚。

检察官建议安装智能识别装置

办案检察官表示,近年来发生在网约房内的违法犯罪事件并非个例,临平区检察院已经办理过多起与网约房相关的案件。

网约房线上交易登记、自助入住的共享住宿经营模式,在缺乏有力监管的情况下,已成为滋生违法犯罪活动的温床。检察官认为,打击犯罪、排查整治,只是治标。想要治本,还要加强行业监管。自2021年以来,临平区检察院持续开展网约房业态监督治理,对网约房的经营现状也做了长期、深入的调查。

调查发现,针对网约房新业态的相关立法尚有空白,特别是针对网约房违规行为的具体处罚措施,仍处于“违法难究”的困境。

同时,网约房作为一种共享住宿形态,各地参照的行业标准并不统一,有的地区参照旅馆业管理,有的地区则参照出租屋管理,在入住登记、消防安全、卫生标准方面均有较大差距。再者,有的网络平台对网约房房源审核不严,致使不符合标准的网约房上线,消费者权益难以保障。

“如果在网约房入口推广安装智能识别装置,对出入的住客逐一人证合一验证、实时录入上传管理平台,或许可以更有效实现常态化监管。”检察官大胆提出设想,在明确行业性质和准入标准,对从业者的主体资格、建筑结构、经营规模、设施配备作出限制,明确职能部门管理责任和处罚依据以后,上述问题能很大程度上得到解决。


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 据江苏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近日,通州法院兴仁法庭联合多方力量调解了一起特殊的房屋买卖撤销案件,让后续可能产生的继承纠纷得到“一揽子”化解。

  • 近日,黑龙江省建三江垦区一农场4岁女童被其生父的同居女子虐打,伤重入院,被送入ICU(重症监护室)。医院报警后,当地警方介入。该事件引发人们关注。

  • 山西大同阳高“订婚强奸案”最新进展,1月27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从被告人席某某委托代理人和辩护律师处证实,1月25日,席某某作为原告,向阳高县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 最近,有一位女生声称一名男大学生偷走了她的板凳,导致她的肋骨骨折。这确实令人费解,毕竟他们都已经是大学生了,怎么会做出像小学生一样幼稚的事情呢?男同学辩称这只是恶作剧,平时他们与女生的关系还挺好。

  • 近日,富顺县公安局接群众报警称,有人在女卫生间发现疑似摄像头装置。接到报警后,富世派出所立即出警开展调查,于1月15日成功将犯罪嫌疑人陈某某抓获。

  • 日前,安徽省界首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污染环境案件,被告人郑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被告人姜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被告人郑某某退出的违法所得503350元,上缴国库。

  • 11月30日,江西公安公布了一起案件,该案件当事人肖某“投资理财”被诈骗34万后,钱还没追回来,又相信了所谓的“网络维权申诉”,结果遭遇“计中计”,掉进了“杀猪盘中盘”,差点又损失38万元。

  • 去年大专毕业的女子雪丽(化名)觉得自己的鼻子不好看,在网上联系到一个自称顾爽的人,后者先后推荐雪丽在成都、郑州两家美容医院做了鼻部手术。

  • 近日个别网民未经核实随意发布“杀人案”“年轻人想不开跳了”等耸人言论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江西九江公安迅速出动依法打击处理网络谣言维护健康清朗的网络环境01 “九江烟水亭发生杀人事件”

  • 在1月16日华中农业大学的学术圈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波所震动。11名勇敢的学生,他们联名揭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该校教授黄某某的学术造假行为。这些学生,他们挺身而出,不惧威胁,不畏强权,只为捍卫学术的尊严和真实。